2. 色诱高官的风波

“原来你这么早就去了澳洲,难怪大家一直都找不到你了。”祥记发话了。他本名叫陆绍祥,他早年是开了个祥记小餐馆,但后来赚到钱后嫌开餐馆太辛苦,转行开休闲娱乐场所,听说赚了不少钱,早两年就收手自己休闲了,不过他还一直偏爱那发祥的富号“祥记”。
“祥记?是哪一位老童学?”陆肆说,“看这名字像是个路边的小食店,莫非是掺地沟油坑害老百姓的黑店?”
我们同学群里大家都是用自己的网名,彼此相熟了就都会知道是谁,相互之间也都习惯了,但新进群的就会看得一头雾水。为此事我不知道费尽了多少口舌,也早订了群规叫大家在群里改用或加上自己的本名,但只有肖花等几个同学主动改了,其余的依然是我行我素。对此我也无可奈何,总不能把不听话的都踢出群吧!于是,我又趁机叫大家在群里加上自己的本名:“你们看看吧,大家都不写自己本名,祥记又被人误会了吧?”
“对啊,大家在这群里都加上本名吧,否则都不知道是哪个呢!”刚才因此深受其害而误会老师的陆肆马上就支持我,很快就在“陆肆”之后加上了本名。我对他的支持挺满意的,就私信鼓励他有机会就帮我呼吁。
“你作为群主应该订立规矩啊!”他也用私信回复我说。
“规矩早就有了,可大家都不执行,我有什么办法?”
“这就要怪你自己了,建群的时候就应该要每个进群的人都遵守这规矩,可现在大家都已经习惯了,再要更改可就难多了!”
听他这么说我有点不舒服,平常有时候也是这样,我累死累活地为大家建立了这个同学群,真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可一旦出点小问题,就会有人责怪我!我有点不服气地说:“其实现在大家都习惯也适应了,就你新加入的还没适应,慢慢的你也会习惯的了。”
“在中国就这样,有规矩而不执行,结果大家都不遵守规矩,养成这样的习惯后,那些守规矩的反倒成为异类,而违规的却还觉得遵守规矩的属于不入流。”他的话让我感到刺耳,可又不好反驳,我就没有回他。
“祥记,你还不加上本名的,我可就真当你是黑店的老板啦!”他跟谁说话都这么直来直去,看来真是在国外呆得有点傻了!不过看样子他还真想让大家改变不好的习惯,这点我还是挺赞成的!
祥记没有回话,也许是走开而没有看到吧,古树荣提醒他说:“祥记就是我们班打架的班王,陆绍祥。你该记得了吧?。”
祥记从小就跟父亲练武术,在学校里特别会打架,就连个子比他高一头的高连级同学也打不过他。记得大概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跟陆肆打过一架,听说那天是喜欢惹是生非的祥记先挑衅,出口嘲讽陆肆那被划为右派的父亲,陆肆当场就从地上捡了半截砖头冲上去跟祥记打,但却还是被祥记打得头破血流,那红领巾都被鲜血给染红了,让人看着就觉得恐怖,可他却不顾满身满脸的鲜血,被打倒在地后爬起来又打,几乎像个疯子一样。祥记可能也被他给吓坏了,不敢再跟他打,反而被他追着逃到教师办公室,陆肆浑身鲜血像疯了似地叫喊着追进去,把几个女教师都吓得尖叫了起来,最后几个男教师才把他给按住。后来双方家长相互谅解并同时求情,否则两人都会被学校开除了。不过祥记后来被他父亲打得起不了床,好几天都上不了学。从此陆肆那疯子的名号就全校都传开了,而他的这股拼命劲却把人给唬住了,此后就连祥记也不敢轻易去惹他。后来班里的男生隐然分成了两派,不喜欢读书比较捣蛋的大多跟着祥记混,时常欺负一些他们看不顺眼的同学;而被欺压又不愿意归顺的,就跟陆肆走得比较近。我相信只要说起那次打架的班王和疯子,当年班里甚至学校里都无人不知。
“原来是你啊!同宗侄子,快过来叫同宗叔叔,要不便宜点随便叫声叔叔也行。”陆肆说的这话,让我想起了那事后流传的一个笑话。听说是在他们打架后,祥记的父亲带他去陆肆家赔礼道歉,当时只有陆肆一个人在家,这小家伙充分发挥胡侃的特长,也不知道他怎么看了那么多杂书,他顺着祥记的父亲说彼此都姓陆,可能五百年前是一家人的话题,居然从当年三国里东吴的陆逊,谈南宋时著名的爱国诗人陆游等等。读书不多的祥记父亲对他的学识大为叹服,顺口就赞了他一句“小兄弟,有学问!”并让自己的儿子多跟他学好多读书。谁知道这个“小兄弟”却毫不含糊,事后就在同学里吹嘘,既然祥记的父亲称他是“小兄弟”,那个做儿子的自然就该叫他“同宗叔叔”了!
“哈哈,你还是这样油嘴滑舌啊!--对不起,刚才有事走开了。”祥记宽宏大量地笑了一下,他的性情早已变了很多,不但很会做生意,也很会做人,而且对同学很有情谊,每当同学群有活动的时候,经常出人出车来帮忙,而且还时常赞助点东西给同学会,在同学中很有人缘。他接着对陆肆说:“你去了澳洲这么多年,性格也都还没怎么变,你什么时候回来跟老同学一起聚聚?”
“呵呵,我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你却好像还真变了嘛!”陆肆可能是被祥记的恢宏大度感染了,没再调侃祥记,“也许今晚做个好梦,到时候就可以跟你一起去饮茶呢!”
我们同学群正准备在春节后聚会,我也就顺便随口说: “对了,我们同学群在春节后大聚会,你也回来一起热闹吧!”我当然知道他不可能为此而从澳洲飞回来。
祥记和另几个同学也都随意附和着,叫他回来过春节并一起参加大聚会。
“你们什么时候搞大聚会?”
我告诉他初步定在春节后的年初五聚会。他马上就说:“既然女神吕班长也开口邀请了,那我马上就去买飞机票回来,这么快就可以瞻仰我梦中女神的风采,恐怕想起来我都会兴奋得睡不着了呵!”
这家伙才安分守己了那么一刻,一转眼马上就又故态复萌了。我忽然觉得群里有了这个喜欢胡搅蛮缠的搞笑星,以后我们这群恐怕就会更加热闹了。若是他真能够回来参加聚会就更好,那就肯定会更加热闹非凡。我暗自庆幸把他找了回来,可真没想到我的这想法,被后来发生的事证明是大错特错了!
在此之后的接连两天,陆肆却一直都没再露面,群里有些其他同学在事后看到聊天记录,既为找到他这个老同学感到高兴,也为没看到他再出现而感到惋惜;而肖花就笑说他到这群里来是一日游的。
大概是过了三四天,这天晚上陆肆突然又出现了。
“各位老童学好!我陆肆终于回来了,这几天有老童学想我了吗?若是想我的男同学就自动消失;若是有想我的女同学就赶快踊跃报上名来,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份厚礼!仅此一份,先到先得!”
“陆肆,是什么厚礼啊?”春苗最先回应,她跟我们几个闲人都常驻在群里玩的。前两年有新规定,达到50岁的女工可以自己申请提早退休,她早就不想干原来那辛苦的工作,马上申办了退休,跟我一样过起了休闲的生活。不过他们工矿企业的退休金不高,比我们国家机关干部的差了一大截,她虽然偶有抱怨,但却是个乐天派的人,对此也很想得开。
“我敢肯定肖花是想到过你了,她昨天才说你来一日游就消失了。”我看陆肆跟肖花都挺能开玩笑的,就连忙把她推出去。
“还真有美女想我啊?这份厚礼就是:送一个让你终身难忘的飞吻!”陆肆打出了一个飞吻的图案。
“就这礼物送给肖花啊?” 我嗤之以鼻,“你这到底是送礼还是索礼?只怕要终生难忘的是你自己吧?”
春苗也发了一个呕吐的图案,但随后又笑说,“不过肖花确实受之无愧!这么浪漫的礼物可别错过了呵!”
“我才不要他什么礼物呢!”肖花马上就回应道,“我倒是一直想回送他这份厚礼……”她发出了一摊便便的图案。
“我那甜蜜的飞吻,居然碰上了你的这摊东西……你是存心要恶心死我了,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啊!我千里迢迢赶回来聚会,你不会就这样来招待老童学的吧?”
“你真回来中国了?”我有点不敢相信,他这人说话老没正经的,鬼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开玩笑。
“吕班长,我不但已经回国,而且已经到你家楼下了,就在那块‘建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’的牌子前,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,正望穿秋水地等待着你的眷顾!”
“哇,陆肆还这么浪漫啊!怎么不来我家楼下啊?”打字最快的春苗首先做出反应,然后又有几个同学跟着起哄,有的喝倒彩有的扔炸弹以示妒忌,还有人说我以前住的那栋老旧楼前还真有一块那样的牌子,证明他是真回到广州了;还有人说我现在单身,正需要爱情的滋润;然后还有人说等着看好戏登场了……群里的哄闹声顿时就乱成了一团。
“啊?吕班长现在是单身?这可就不好玩了!我是秉承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宗旨,没事参加同学会,拆散一对算一对!既然革命形势发生了变化,那我可要转移革命目标了。”
这个陆肆,真是拿他没有办法了!我又好气又好笑,幸好他真的马上就转移了目标:“春苗,你不会也单身吧?那我马上就到你家楼下来!这束花还没有送出去,算不得二手货,你就体谅我被资本家剥削了这么多年也不容易,将就着勉强收了吧!不过,一定要跟你老公说明是一个帅哥送的啊!否则我就每天半夜给你打电话,……对了,你到底是谁啊?千万别是个男同学啊?我可没那特殊爱好,哈哈……
我晕倒!原来他竟然连春苗是男是女都没弄清楚,就已经乱开玩笑了!我只好介绍了春苗本名,她是在高考分班前一个学期才搬家转学来的,可能是相处的时间很短,他们两人都早已记不起对方了。不过这两个家伙倒是对此毫不在意,已经在互相打口水战乱开起玩笑了。
在同学群里就这点好,虽然可能彼此早已忘了对方是谁,可都知道是以前的老同学,由于有这份难得的同学缘分和情谊,所以开错了玩笑都不会有什么尴尬,可能这也是同学群对大家的吸引力之一吧!
看样子这陆肆真的是回国了。其实分开了这么多年没见,我也只是记得他的名字,但早就想不起他的模样了,所以我就说:“陆肆,上次你还没有回我问你的话,你就别用那葛优的头像来糊弄人了,算来我们也有三十年没见面了,恐怕碰上也是相见不相识,你现在自拍个照片发来看看吧!”
“吕班长下的命令,我岂敢违命不从?无奈我从没玩过什么自拍,真是恕难从命!”玩手机的人谁不会自拍啊?这陆肆分明是不想发照片,其实发个照片看看挺平常的,干嘛这么扭扭捏捏呢?作为大男人也没点大方,哪儿有一点男人的气派?
不过,我也不能这么轻易就饶了他,更不会让他就这样忽悠过去:“自拍那么简单的事傻瓜都会玩,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连这也不会!”
“吕班长,你就别难为我了,你知道我本就长得猥琐不堪,就是自惭形秽才偷了葛优的头像来蒙骗无知少女,更何况上次看到斌哥那风流倜傥的帅哥头像,我哪还敢抛头露面啊?现在见面不相识也挺好的,同学这么多年都没敢跟你说过话吵过架,也许明天在街头碰到还可大吵一场过把瘾,否则以后可就真没机会了。”
“你这个人的歪理可真多,谁会像你那样喜欢吵架啊!”我从不喜欢吵架的,在家里有矛盾我也从不争吵,至多就是来个不理不睬,以前就被那死鬼说是冷暴力。
“若你真不想吵架的,那当你在街上碰到一个蓬头垢脸,一副落魄民工样的小老头找你霉头的,那就就扔几个铜板给他好了!”
“哈哈,陆肆可真会搞笑!”的士佬佐罗也来凑热闹,“你一个归国华侨,怎么可能会像个民工呢?”
“陆肆,早上好!你可真会开玩笑,挺幽默风趣的。如果你真不会自拍的,我用语音教你吧。”刘春玲跟我从小就是死党,不过她读了大学之后就有点像个书呆子,后来一直在省属的食品质检所工作,算是个专家吧,但为人处事却有点迂腐。
“他哪里是不会啊,分明就是在耍赖!”我也有点不高兴了,这陆肆有什么了不起啊,不发就拉倒,谁还真稀罕看他了呢!
没多久就看到了陆肆的回复:“我这哪是幽默啊,这摆明是厚颜无耻的耍无赖!但这可都是我从小就在党的阳光雨露培养下养成的好习惯,要诀就是拖、推、赖等等……”他的话语含讥讽,很明显地对党的领导和教育的不满,让人看了感觉很不顺眼,看来他出国后思想有些转变了。
其实我对政治并不敢兴趣,但在机关工作了这么多年,对这样的问题还是比较敏感的。 “你怎么现在说话阴阳怪气的呢?有话就好好说嘛……
“我只是实话实说,公布官员财产不就拖了二十多年了吗?毒奶粉不是政府监管不力,只是那些牛吃了不符合标准的草。当然,退休金制度的改变也不能算赖,而是现在人的寿命延长了。生活在这样伟大的中国,我们的人民简直是太幸福了!”
看来他的思想可真有问题,我想马上就制止他,可我也不想让大家扫兴,就委婉地表示:“我们聊天最好不要谈论那些敏感的政治问题。”后来我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们这个群是让大家有个聊天开心的平台,让你发个自拍就来那么多废话……
“哦,对不起了,吕班长,我忘了在中国很多地方是莫谈国事的。”然后他又换了一副油腔滑调说:“你也真是的,其实我早摆明是耍无赖的了,你却还非要我自拍……
……”我真是无言以对,想不到还有人敢把耍无赖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,难道是在国外呆久了的人,说话都这样毫无顾忌?
“既然我已经是耍无赖了,干脆就把无赖进行到底吧……”陆肆接着说,“斌哥那帅哥头像让我太受刺激了,若是你有办法让他把那头像换了,最好是换一个蓬头垢脸的民工头像,总之别那么高大帅的,越猥琐无耻的就越好……对了,直接换个雷政富的头像吧,然后我也就换个自拍头像!”
这人说的是什么话啊!他这不但是在耍无赖,还分明是在趁机损斌哥嘛!那雷政富是什么人啊?怎么要换他的头像?斌哥从小就高大俊朗而且学习又好,到高中时就是不少女生私下崇拜的偶像,若是当年的社会风气像现在这样开放的,不知道会有多少女生给他递纸条呢!如今他官运亨通做了领导,举手投足更是透漏着成熟稳重的气度,更难得的是他很念同学情谊,对班群里的活动一向都大力支持,因此在同学中享有很高的威信。
我正想这怎么回击他的时候,他接着又发了一句:“至于你怎么威逼利诱,甚至色诱的我都不管,反正我只看结果不问过程。”
想不到他居然这么放肆地调笑我和斌哥,这就不仅是没有礼貌和教养,简直是在侮辱人格了,我真的感到很生气了!
“哈哈……陆肆,你真够无赖的,让斌哥换上雷政富的头像,你可真他M的太会捣蛋了!斌哥可是个清官呢,你不会是对他有什么误会吧?”没想到博学多才的茂哥却居然笑了起来!其实他跟斌哥从中学起就一直是很好的哥们,所以这可不应该啊!只见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:“但若是有人不理解的,你的话可是很容易让人误解喔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太搞笑了,”的士佬佐罗也来凑热闹笑了起来,“陆肆这嘴巴太损人啦,真会有人被你玩残还蒙查查的!亏你这都想得出来!哈哈哈……
他们说的什么雷政富什么清官的,我一定都不知道,自然也弄不明白他们的意思,只觉得他居然明目张胆地跟我说什么色诱,这不但侮辱了我也侮辱了斌哥,开玩笑也不能这样子过分啊!我一时气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若翻脸就大家脸上都不好看,我正在想着该怎么回击的时候,他又发话了:
“我对斌哥并没有任何成见,只是今天去办事遇到个狗官故意刁难,所以一想起当官的就有点来气,但却并不是有意针对斌哥的,是我开玩笑弄错对象了,特此向斌哥道歉吧!”
“哦,难怪你今天像是吃错药了……”茂哥也顺口让他下台阶,我就趁机私信问他那雷政富是怎么回事?他让我自己去百度一下。
我这才知道了贪官雷政富被色诱是轰动一时的大丑闻。退休之后我就不喜欢看新闻,更不会留意那些涉及色情的新闻,现在很多无良的媒体经常是借此吸引读者的眼球,所以我更不喜欢看,以至于对此一无所知。我难以想象斌哥会愿意换上雷政富那猪头一样的头像,那简直太荒唐可笑,恐怕真有美女去色诱他也都不行!难怪他们都会觉得很可笑。
“陆肆,你刚才的话我有点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刘春玲可能是看我一直没发声,在关键时刻又站出来给我解围。春苗也说是一塌糊涂,并为我鸣不平表示不该这样说我和斌哥。
“你们真不明白啊?那就用谷歌查一下吧,哦,不,在大陆用不了谷歌的,百度一下雷政富这名字,看新闻还要留意他的头像喔,那应该就会明白的了。哈哈……
我现在才明白,他就是借机讽刺贪官又拿斌哥的头像恶搞并趁机耍赖。估计斌哥看到了也会被他这样的恶搞弄得哭笑不得,这家伙怎么潜意思就是要跟当官过不去呢?看来他这人的思想是真有点问题。
(待续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